“丧”文化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温和反抗

Dean 发表时间:2017-12-01 10:34

自从微信公众号占领了大家的碎片时间,我们发现朋友圈关于育儿和家庭教育的内容越来越多了。对此的评价大多是,哦,现在的孩子可幸福了,因为这一届年轻爸妈超爱学习。

然而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发现,养育的知识看得越多,学得越多,越不知道自己到底做得对不对,每个孩子好像也不太一样,依葫芦画瓢也不是经常有用,那么多专家,我到底听谁的?大家好像越发焦虑了。


在我家小朋友大概1岁左右的时候,我大概是个坚定的“助力派”,我认为孩子应该在父母的帮助下成长,父母应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到孩子最好的,那么孩子才能在这个基础上成长为一个优秀的自己。

后来我开始慢慢将自己在心理学专业的所学应用到孩子身上。我发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确实是很大,但是这个影响不是来源于你怎么教他,你怎么指导他,而是来源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平常是如何生活和工作的。

不管专家如何告诉你,作为父母应该怎么样做,如果这种理念,没有渗透到你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那么你的标准就是分裂的。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跟孩子说过,不能讲脏话,不能在过马路的时候闯红灯,而你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一个满嘴脏话爱过马路闯红灯的人,你叫孩子如何相信你说的话?第一步你就得先意识到自己有做得不妥当的地方,才能去要求孩子。




我们编辑部几位小编都是90后,对我这个88年的中年人来说,跟一群93、94的姑娘小伙一起共事,可能会遇到代沟,我也曾经想过会不会相处有问题?但是后来我发现,她们身上有一些特别吸引我的特质,就是那种一边努力靠近目标,一边很丧地自得其乐的特质。

他们遇到挫折的时候,很懂得自我调适,很真实地面对自己,虽然他们动不动就喜欢讲“丧”,似乎这就是他们的日常精神状态。但她们那种自得其乐,活在当下的心态,是值得我们很多人学习的。

我一度去开始学习和研究丧文化,我发现,丧文化虽然被很多人说有毒,可是在心理调适方面,丧文化却有着它的积极意义所在。我随便从我们的群聊记录里找了几个常见的人物形象,大家可以看看:

悲伤蛙,被大家习惯性称为Sad Frog,漫画《boy’s club》中的角色。开心的青蛙被网友P成了悲伤的青蛙。



马男波杰克,一位有知觉和洞察力但因内心的不安与绝望而有自毁倾向的半人半马生物。




而最后这位美国小胖子来自动画《King of the hill》,名为鲍比希尔。与前面几位的不同,在我眼里,他完全是靠自己的面瘫脸以及发神经在丧界占领了一席之地的。我的年轻同事都说,手机里要是没存上百八十张鲍比希尔,简直不好意思在朋友圈传播负能量。



关于现在的“丧”风气,各路人士都呼吁要及时制止。但我觉得那些喊丧的年轻人,其实依然在卖力工作生活,喊丧不过是他们情绪的宣泄口而已。

我们应该更敢于直面自己,除了用力工作,更应该直面自己的脆弱,与自己和解。丧,有时候更是一种自嘲,通过幽默的方式,嘲弄自己的有点或者缺点。

著名的心理学家罗杰斯,将个人对自我的意识分为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当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之间存在差距,自身能力无法满足自我期待时,人们会产生焦虑的感觉,而对抗这种焦虑的有效手段之一,就是自嘲。





我们生活在压力巨大的社会中,现在的社会景象是二三十年前我们的父母所不能想象的,那么在二三十年后,谁能够想象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中?他们又会面临怎样的压力呢?

我们在追赶各种社会标准,培养孩子的各种能力,比如情商、智商、画画、英语、拳击、击剑的同时,别忘了以身作则,教会孩子认识自己、接纳自己,自得其乐。

有时候,我们总为无法改变的现实或无法预知的未来而担忧,然而沉浸在悲伤中却是对当下最大的浪费,有时你觉得很糟的事情,放到你的人生旅程中看,其实不过是一瞬间,不如自得其乐,活在当下吧。



作者:刘滢

编辑:郑燕云

责编:顾虹佳

主编:刘滢



评论区

1